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死亡拖著馬車
行走在    輪迴的泥濘
輪軸在歲月上壓過
留下凹凸不平的印記

有時候馬車跑得太快
讓人措手不及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ZZ03693648__1.jpg 10063285_110264037034.gif

Wladyslaw Szpilman
瓦迪斯瓦夫.什皮爾曼(Wladyslaw Szpilman),波蘭鋼琴家,生於1911年,於200076辭世,享年88歲。

  或許是家族基因的遺傳,或許是後天的薰染,瓦迪斯瓦夫很早就在音樂方面顯露了過人的天分,16歲便考進華沙的弗雷德里克蕭邦音樂學校。一首曲譜,他只要讀一遍,就能無懈可擊地彈奏出來,而且能以任何調式即興彈奏一些完整的作品。父母在私下裏不勝欣喜:將來這是又一個魯賓斯基,又一個霍羅威茨! 瓦迪斯瓦夫的父親撒母耳是卡托維茲歌劇院的第一小提琴手。他一向仰慕德國的音樂文化,希望兒子將來在德國發展。德國有300部歌劇,而波蘭只有3部! 他常對瓦迪斯瓦夫說。然而希特勒執政後開始迫害猶太人,父親的希望破滅了。
  在1933年希特勒上臺後,瓦迪斯瓦夫.什皮爾曼從柏林回到華沙,當時他是柏林音樂學院二年級的學生,師從阿爾圖.施納貝爾。他在柏林期間完成了鋼琴學業,同時也向弗倫茨.施雷克學習作曲。
  回到波蘭後,什皮爾曼便在波蘭廣播電臺擔任鋼琴師。
  1939年,德國入侵波蘭,作為猶太人,斯皮曼的生命受到嚴重威脅。他的父母、親戚相繼被送到集中營。他被迫開始逃亡的生活,在朋友的幫助下四處躲避,等待救援,死亡的陰影時刻相伴。直到一位元熱愛音樂的德國軍官維爾姆.霍桑菲爾德被他的鋼琴曲打動,決定冒險保護年輕的音樂家。在他的庇護下,斯皮曼苦撐到二戰結束。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威爾姆·歐森菲德
威爾姆·歐森菲德,1944

‎威爾姆·歐森菲德(Wilm Hosenfeld,1895年5月2日1952年8月13日),生於德國羅恩多夫 ( Rhoendorf )的許恩菲德,原是一位老師,後為德國國防軍上尉軍官,納粹黨員。他在華沙廢墟中救了瀕臨死亡的波蘭猶太裔鋼琴家及作曲家瓦拉迪斯勞·什皮爾曼。歐森菲德與幾位同儕軍官對德國佔領下的波蘭人民包括猶太人的處境深表同情,並不齒他的國人在當地的所作所為,因此他們儘可能地對其隨時隨地提供救助。

1945年1月17日,歐森菲德被蘇聯紅軍俘虜。但僅因為他加入部隊而被認定為戰犯,並被判入勞改營服刑25年。

1950年代初期,什皮爾曼才第一次知道恩人的真實姓名,並嘗試向波蘭共產黨當局提出營救. 但波共當局回覆說:「如果他在波蘭,我們可能給他自由。但是我們的蘇聯同志不願釋放他。」

儘管許多人証實歐森菲德的戰時行為,蘇聯人仍拒絕相信他未涉及戰爭罪行。歐森菲德最終於1952年因惡劣的戰俘待遇而死於蘇聯史達林格勒(今伏爾加格勒)的勞改營。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上次租了 伊莎貝拉 回家看
雖然明知道是折磨自己還是勉強自己把它看完
看著那一段段曾經走過的街道
和你一同走過的高高低低
階梯旁邊暖暖的夕陽和榕樹
我覺得我好像又死了一遍
又再次被人用刀子戳進去拔出來
無聲的痛苦著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orge Hogg.png c.jpg

喬治·何克1915年出生於英國一個中產階級家庭,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他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在家裏有保姆照料,接受著貴族式的教育。早年,他循著三名兄長的人生軌跡,就讀于牛津大學沃德姆學院,攻讀文學。23歲時,何克大學畢業,急切地想要瞭解世界,他隨姨母穆里爾·萊斯特遊歷各國;他先獨自背包橫跨美國,然後和姨母在日本會合,接著到達中國上海。在那裏,他看到那些悲苦淒慘的景象,感到十分震驚。這裏的日本軍隊和他在日本剛剛告別的那些日本人迥然不同。他們焚毀四周的村莊,用刺刀挑死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城裏擠滿了饑腸轆轆和流離失所的人們,他們你看我,我看你,瘦骨嶙峋,忍寒受凍,相繼死去,唯一的生路是向侵略者屈服,揀拾廢鐵,供製造用於屠殺內地同胞的炸彈。何克來到醫院的傷兵中間,這些傷兵正死于饑餓和傷痛。他目擊成千上萬的家庭整個寒冬在石頭路面上棲身,有一條麻袋作墊的人就算是幸運的了。婦女在水泥路上生育,如果有一張報紙遮蓋身子聊以禦寒那就是萬幸了。
  
   何克決定在中國逗留一些日子,實地瞭解中國人民和他們面臨的問題。到了他該去印度並接著回國的時候,他說:對不起,姨媽,我不能丟下這些人。他確實永遠沒有丟下他們。他帶著剩下的幾英鎊錢,啟程前往當時各方的中心——漢口市,一面擔任美國合眾國際社自由撰稿記者,一面開始學習中文。
  
   當時,路易·艾黎正為工合事業奔波,需要人手。艾黎感覺何克那樣年輕、幼稚,不知他能否在中國一片混亂中安下身來,不過在他那歡快的舉止後面,卻也可以感覺到一種堅韌和剛毅。由於路染風寒,何克在八路軍中休養了一段時間,然後南下到寶雞工合辦事處。何克到了寶雞後,先後擔任工合的秘書兼視察員,並將所見所聞向國外進行報導。哪里有工合,哪里就有何克的足跡,他走遍了鄉村、縣城。到1941工合已發展到3000多個,成為抗日救援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國工業合作會(工合)是由愛德格·斯諾和路易·艾黎發起的,得到了宋慶齡的支持,促使國民黨繼續抗戰仍是工合的主要任務之一。安排難民,生產軍需和民用品,籌集資金轉送延安,工合有效地支援了中國抗日戰爭。喬治·何克以十二萬分的熱情開始了工合的工作。他給母親寫信說現在是我為中國工作的時候了
  
   何克所到之處,看到人們雖然生活艱難,缺衣少食,但無一不投入抗戰,這種精神使他肅然起敬,他對共產黨開始欽佩起來。之後何克見到了紅軍將領聶榮臻,聶將軍帶何克參觀整個地區,給他派了一個陪伴,四名警衛員……在另一個村莊,赫赫有名的八路軍總司令朱德友好地接待了他。1945年由何克所著的《我看到了新中國》一書在美國和英國出版了。在此期間,他還陸續向國外發表了許多抗日見聞以支持中國抗日戰爭。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