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帕斯可兩個人開車在高速公路上,旁邊的車子一輛輛的飛囂而過, 感覺自己好像在坐
磁浮列車, 我看了看儀表板上面的速度,指針逼近 160, 金髮大妞握著方向盤顯得異常興奮:
「你知道我有多久沒有開車了 ?  兩個月了! 在多倫多只能作地鐵或是公車, 我都快要悶死了!
 我想我都快不知道手握著方向盤是什麼感覺了!」 語氣裡面有種徹底的解放。然後一面對前面的
車子比出中指:「MOVE YOUR ASS !]  從這句話聽來,她的英語肯定有進步,
因為她之前罵人都是用法語:賽可馬。  說真的我不知道那是啥意思。她說是一種教堂中使用的
法器, 類似盤子之類的, 我盯著廚房的盤子努力的想像對人家罵:盤子! 是什麼感覺,老實講
一點感覺也沒有,因為我們總是需要去侵略一些什麼才能讓自己的胸腔得到滿足, 盤子?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