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之美--茄萣溼地

下午從家裡徒步走到茄萣社區,本來打算走到國小附近,但是機車太多
覺得空氣相當混濁於是作罷。 走到舊河道附近,有幾艘膠筏停在附近,
水的顏色不是很好,長年水中的藻類聚積,使的水的顏色比較深些,
樹的顏色和四周房子的倒影照在水裡有些盹盹的味道,就好像我們一般
看到油畫的色調。 以前看到希斯來(SISLEY)畫作中那些運河,湖水,總是懷疑
怎麼會有這樣的色調,運河的水疊映著橋面,整片水波被分割成一塊塊的,
果凍似的在畫布上面晃動,從破碎的水面又反照出橋邊四周的建築物,
被隔成一波波的綠色總算看出是棵樹,航行的赭色船隻,拉扯成兩三段紅色,
河邊的白色建築物被拉長了,船頂上冒煙的煙囪變成一隻可怕的怪獸,
在嘴裡吐著煙霧,天上白雲被撕開了嘴巴子,左右散布在水面。 這就是
畫家眼中看到的河水。 水所帶給人的靈感和感受,永遠是扭曲的,變形的,
不像陸地的東西那麼固定,所有人造的東西,總是有限的,只有那些屬於
大自然的天空和水,總能給人們無窮的想像空間。

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竟然赫然發現走到自己家附近的巷弄,只是隔了一條河,
這時候如果想要回去,最快的方法就是直接跨過水面,但是我不是摩西能掰開
紅海,也沒有臥虎藏龍那樣了得的輕功,能夠蜻蜓點水那樣飛躍水面,只能夠
隔著一條水,看著近在咫尺的家。  我們雖然居住在四面環海的地方,但是卻
不常使用海上運輸工具,講起來很是可惜,因為搭乘海上交通工具才能遠離
地平線,用不同於平日的視野來觀察事物,原本看起來很近充滿了壓迫感的
建築物,從海面上來看就顯得可愛的多,還能給人有種積木疊疊樂的趣味。
乘坐船隻吹著海風站立在船首,享受著海水潑濺在臉上的痛快,也是不同於
一般陸地交通工具,不同的是陸上交通工具通常追逐速度,帶來壓力,但是
海上的交通工具卻能讓人覺得舒適暢快。

這裡是很少有人來的地方,一路上到處都是被丟棄的垃圾,本來想要走回頭,
下一分鐘卻開了眼界,在左方竟然出現了一小片溼地。 事實上這片並不在
我們平常認知的鳥類溼地,這裡似乎是額外出現的的世外桃源,蓬鬆的蘆葦
在水邊被風吹得強勁的擺動著,雖然是那麼強烈的風,綿密的蘆葦花卻拔不動
任何一根,細瘦的枝幹呈現乾枯的狀態,在風的摧折下卻有著相當強悍的態度,
不遠處花朵已經散盡的枯枝和乾葉,在強風裡用書法的姿態在風中描寫著, 
那樣的筆觸令人觸動。 這裡的土質和農田不同,灰白色的土已經乾裂成
塊狀,每踩下一步,腳下就會有悉栓悉栓的聲音,接著會裂成更多片,
土的質地相當密實,人走過去卻不會留下腳印,但是很奇怪的是,其他的動物
另如是野狗或是鳥類的腳爪卻結實的留下痕跡,這讓我感到費解? 人的身體
重量比鳥類或是動物都要重許多,卻無法使自己在這塊滿佈鹽分的乾土上留下
腳印。 溼地的水靜靜的流動著,有幾隻水鴨飛過,展翅拍了十幾下之後,
兩腳伸長了下降在水面上,水面上的鴨子們愉快的在水裡划著,有時會突起翅膀,
擴展一下身體,好像是去除身上的水分。 覓食的鴨子們時而撅起屁股,把頭伸進
水裡吃東西, 樣子十分可愛。

溼地四周圍是滿滿的都是鹽地鼠尾粟,細長的葉子,毛刺刺的,好像撓癢那樣
的在腳邊,還有葉片肥厚的濱水菜,肉質肥厚的葉片可以儲存水分,是定砂防風的
植物,骨幹呈現紫紅色,滿滿看一排紅骨,有些鳥類會用濱水菜來築巢。 另外
還有一種『鹽定』也是鹽分地帶植物,葉片帶有鹽分,早期食鹽匱乏的時候就用來
當鹽巴使用,嚼起來頗有鹹份。 走了一下天色越來越暗下來,被躲在岸邊垂釣發亮
的釣竿頭嚇了一跳,才突然發現已經晚了。 抬頭看了一下天空,四周非常遼闊,
方圓數公里內沒有任何遮蔽物,天空坦蕩蕩,當我三百六十度的看著天空的時候,
突然發現地球是圓的,那真的是圓的,整個天空是個球體,我頓時感到頭暈起來,
這時候天漸漸暗了,一掛弦月明明白白的坦放著,照面的金星在一邊閃爍。
灰色的雲彩逐漸退去,等到我走回家的時候,那掛弦月依舊在我的頭上,
只是四周已經全暗,月亮旁邊的雲是鐵鏽色的,金星仍然在月的對面,不知道為什麼,
我覺得那月亮好像在對我笑那樣,在黑暗的天空中默默的眨著眼睛。

 

茄萣溼地.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sfishsky 的頭像
kissfishsky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