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開車從田寮上南二高,往南的方向就可以看到月世界,這種特殊地形存在
田寮和燕巢之間,月世界是主要由泥岩、砂岩、頁岩等構成的青灰岩、
白堊土地形。因高鹼性的白堊土不適合草木生長,只有刺竹能在此地生存。
地表呈現灰白色,一片荒漠景象。由於其地表有一種能發光的礦物質,
因此在月光照射下,隱約發出點點熒光,故得月世界之名。 早晨開車
上田寮交流道,月世界的美景在一片雲霧環繞中忽隱忽現,加上此類地形
唯一能夠存活的植物是竹子,總有一種電影『臥虎藏龍』的場景感受,
這個地方如果有世界十大美景票選,我絕對會投它一票。


開車上田寮交流道就一定會經過阿蓮這個鄉鎮,其實這個地區的觀光人潮不少,
因為附近有大崗山風景區,走28縣道會經過一片茂密的小葉攬仁樹構成的綠色隧道,
然後轉個彎上大崗山,大崗山因為入徑多,佛寺庵堂不少,假日時往來車輛絡繹不絕。
每次去爬大崗山的時候也都會經過阿蓮,如果問附近地區的人阿蓮有什麼? 
大概都只能回答『土雞城』,就像岡山以羊肉著稱一樣。 阿蓮這地方四處可以看到
土雞莊或是販賣牛羊肉的飯館,忠孝路和中山路交叉路口的地方有許多販賣水果的
攤販聚集,賣當地出產的水果,像是燕巢的棗子,屏東的蓮霧,玉井的芒果,附近
看著那些疊得高高的鮮艷愈滴的牛奶棗子,一口咬下清脆無比,住在台灣真的非常
幸福,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水果像我們這裡又豐富又可口,一些日本朋友來台灣
的時候,離開飯店總是第一個先跑去買水果。 

在這個交叉路口有一棵非常大的榕樹,目測光是寬度也有幾十公尺,和成大那棵大榕樹
其實有拼,只是因為附近都是商家不大起眼,這附近有家很有名的肉包店,皮桿的非常薄,
肉餡鮮香彈牙,咬下去往往肉汁四溢,從齒縫裡迸出的鮮肉湯汁瞬間淹沒了整個口腔。
從大榕樹旁邊的便利商店走進去就是阿蓮菜市場,我記得這裡有家很好吃的海鮮粥,
早餐還沒吃就順便走進去看看。  阿蓮是個很純樸的小地方,四處都還有以前的老房子,
有幾間三合院保留的十分完整,以前的人總有不賣祖厝的觀念,所以我們至今仍然看見
這些保存完整的古厝,疊的整整齊齊紅瓦片,側面的小窗有一緣紅磚作防雨蓋,上面
有盞小燈給夜歸的家人,家院前面總會種上幾棵龍眼樹,龍眼花這時候正開得正盛,
不久到七月我們就有龍眼可吃。 南部的陽光開朗的照著,屋旁曬著的衣服被風吹的
舞動起來,兩只黑襪子互相糾結,好像嬉戲的小孩那樣,多喜歡看鄉下戶外曬著的衣服阿,
簡直聞得到陽光的香味似的,在都市陽光是珍貴的,收了棉被聞著上面的陽光味道,
鬆軟軟的把臉埋在裡面聞著,真的好舒服。

走進菜市場裡面看到有個古時候的灶台,上面還直立著煙囪,旁邊是一簍乾木柴,
是一家羊肉店。 旁邊有個水果攤,天氣冷老婆婆已經開始打盹,戴著毛線帽
身上穿著很多衣服,臉看起來格外的小,我好奇的問婆婆那種黃色尖尖的水果是什麼?
她說我起來不方便,你拿給我看,我舉了起來,她說那是仙桃。 嘴唇閉出皺紋來,
料想裡面牙齒所剩不多了。  我又問了蕃茄的價格,一斤二十五塊,買了兩斤回去炒蛋,
她說這三顆楊桃送你。 看樣子生意不大好,楊桃已經放到出汁了,我也就順手放進去,
我問她多大年紀了,婆婆跟我說她今年八十多了,就住在附近。 為了怕我誤會,
她說她的兒子媳婦都是老師,一個在國小,一個在國中教書,在高雄還有兩棟房子,
很漂亮的。  人老了總是作點事情,不然很容易中風的。 婆婆可能看著我投緣,指著
一簍木瓜問我,木瓜你要不要,算你一百塊就好,拿回去可以榨木瓜汁。  滿滿的
一簍木瓜才賣一百塊錢,我拿得心都不安了,說好了等下回來拿。 於是婆婆又睡去了。

不知道聽誰說過的,如果要看一個地方的文化就看這個地方的菜市場。 在這個方圓幾十公尺的
地方簡直就是一個地區的縮影,雞鴨魚肉掛在亮晃晃的亮黃燈泡下面,鮮豬肉坦開了切成
一大塊一大塊的,看客人的需求,要肥的有肥的,要瘦的有瘦的,攤商還會建議你用排骨
加菱角煮湯,用五花肉作滷肉,肉皮拿來跟肉燥攪在一起比較有膠質。 時間已經快到中午,
攤販收的差不多,白磁的台子有些空無一物,有些還剩著些還沒賣完的魚,魚尾用紅繩綁著
弓出一種弧度來,讓客人有『活跳跳』的想像空間。  我走到一處豬肉攤對著台子上面的豬肉
拍照,老闆從裡面招手叫我進來,幾個好朋友正喝著台啤,綠色的空瓶子倒了一堆,他豪氣
的說:『要拍照就要卡大方咧,進來拍!』我也就進去跟他們聊聊天。 老闆是個很有趣的人,
講起話來手動個不停,表情也非常豐富。  我問說菜市場有多久了: 他說這個菜市場可久啦,
五十年啦! 『自我阿公的時代就有啦』  我覺得奇怪,怎麼連著好幾攤都是賣豬肉的,

他說: 『這是個舊式的市場,賣豬肉的就和賣豬肉的在一起,賣魚的就跟賣魚的一起。』
『不怕會互相競爭嗎?』
『啊~古早時代的人不會想那麼多啦!』
我問他攤位怎麼算。 他說這攤位幾十年前就有,押金要三四十萬。 
『那個押金拿不回來的啦!』他斜睨了一眼,嘴巴向兩邊拉開,老氣橫秋的說。 我跟你講:
『你看賣喔,一個攤子要三四個人作夥公家,互相作保證, 這樣才不會跑稅金。
『有稅金喔? 怎麼的稅金?』
『營業稅阿』『一隻一隻算的』
『三四個人一起,你跑了還有你,還有你你你! 』
『卡早賣豬肉卡好賺,即賣咧,一天賺一千塊還要分給三四個人! 』可是我看他也沒有多痛苦。
『處處攏要開銷啦,這個要娶某啦!那個欲入厝啦!還有這些「酒肉朋友」來喝酒啦!』
你看看真的是『酒』『肉』『朋友』,老闆指著酒瓶,又指著豬肉,然後又指著朋友。
我忍不住大笑起來。

我又問起老闆豬隻要怎樣挑選。 他說『阿簡單啦,就哪像挑女人一樣,要腰束奶澎卡稱硬摳摳!』
他一面講一面手上筆畫起來,旁邊兩個『酒肉朋友』也忍不住笑起來,我說那是女人阿,那豬怎麼
挑阿? 
『阿就看你要肥的要瘦的阿,需求不同嘛!』
『難道你要挑個男朋友全身肥滋滋的?』
『當然要身材健美的啊!』
『可是又不能像健美先生那樣,肉那麼硬,咬不動阿! 』
『若是要我揀喔,我就揀妳!』

唉,我受當不起啦! 挑別的豬吧!

我問老闆說賣剩下的豬怎麼辦? 他說
送給孤兒院啦,老人院啦,像附近的光德寺啦 !
大崗山啦! 八八水災啦! 我說我不信。
 
他欸了好長的一聲對我抗議起來。 

『你不當不信喔~其實阮們這些粗魯人是足有愛心的。』

這倒是真的,我去小北百貨買東西的時候,往往那些捐零錢的都是作工的工人,
倒是燈光明亮的便利商店一天捐不了多少。 但是他又說作愛心也是要小心阿,
我們這裡經常有那種說要建廟來化緣的,大家都會捐阿,等一下就看他們
把錢算一算拿去花天酒地。 我連忙點頭稱是。

我問他說那豬要怎麼買阿。  他說:『阿就好像選美比賽那樣阿!
豬一隻一隻的走出來,有興趣的人就來喊阿。 比論說你看這隻你有甲意, 
你就給他喊下去。』 他拿著一隻鑰匙當作是豬隻在手上比著,
『比方說你喊八千,他喊八千一,別人又喊八千二,那就是價格高的得去阿!』
我真是又上了一課。  他說附近有個屠宰場,你有興趣可以半夜一兩點去拍

『血獅獅的喔』『從電宰到放血,那個一刀插下去,分解,全部可以拍到!』
我說我要是真的去拍了,大家看到那種畫面就沒人吃豬肉啦!
『不會啦!照吃啦!我每天看還是每天吃啊!』
原來大哥已經到了『看豬不是豬』的境界了。
他身邊的小女兒從頭到尾都埋頭寫功課,對於自己的爸爸這種『練瘋話』到
爐火純青地步的老爸已經徹底習慣了。
我拿著豬肉的黑白照片給他看。  他說這樣不行啦! 就是要畫面血腥才行。
於是我又用彩色拍了一次。  之後看了畫面,果然還是要真實呈現才行。

菜市場有它的顏色,色彩紛呈,看起來雜亂但是又有種說不出的協調。
那些晃亮小燈泡下面的人生又是怎樣的景況呢?  走到盡頭有個小妹妹
不知道為什麼坐在保麗龍箱子上面哭著,隔壁攤子賣素食的阿姨放下攤子
就走過來安慰她一下,一起擺攤子久了,彼此之間都有感情了。 大家互相照應著,
有時候跑去上個廁所,隔壁的就幫忙賣一下,掃地也順便掃一下。
菜市場裡面有家賣了四十年的排骨飯,還兼賣海鮮湯。 老闆殷勤好禮的招呼客人,
手腳迅速的點著海鮮湯的料。 一碗才四十塊錢的海鮮粥裡面有油條,芹菜,
小管,豬肝,魚肚肉,魚丸,最後加上油蔥酥,吃在嘴裡口口香甜。
我隔壁有個小孩來吃早飯,就叫了碗肉燥飯,碗裡滿滿的肉燥,不久老闆娘
又端了碗湯來,吃了沒兩口,又挾著一塊麵輪來放在他碗裡,過了沒多久,
又臉上堆著笑挾著一塊煮透的菜頭來擱在碗裡。 多少錢?才十五塊。
菜頭和麵輪都是『殺密斯』。  小孩說這麵輪他不敢吃,要包回去給阿嬤吃。
吃完了他也真的就拿了一個塑膠袋把一塊麵輪裝回去給阿嬤吃。  老闆和老闆娘都
笑咪咪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 一個菜市場小販一天能賺多少錢? 
從早晨起來要整理排骨,煮肉剔肉,清洗各種蔬菜,從清早忙到下午,
但是還是有一顆熱誠照顧鄰居的愛心。 所賺不多但是總能夠
想到有需要的人,在小地方處處體貼人。

走回入口的地方看到那家擺著灶台的羊肉店,已經開了四十年的羊肉店,
從羊雜羊肚羊肉羊肝大骨應有盡有,滿滿的一碗羊肉湯舀了一口還是很滿,
肥瘦都有,當歸香味四溢。 我發現小店的上面有一幅書法小楷,老闆很高興
有人發現這件作品,忙著解釋說這是他店裡的客人寫了送他的,裡面不僅
崁入了店名,還有他夫婦兩人的名字,最上面還是抬頭詩,第一個字連起來
就是榮盛羊肉孟秀讚,老闆姓孟,老闆娘名叫秀霞。 詩上面讚揚:
『羊肥骨脆湯汁美』『肉嫩新鮮桌上珍』之後又把賢伉儷大大讚賞了一番。
文人饕客兼而有之,自古皆然。  老闆說這位黃仲芳老師是國中老師,
今年已經八十多了。 吃了四十年的羊肉,老闆和客人之間也吃出感情來了。

吃過羊肉回到水果攤去拿那簍木瓜,阿婆已經在陽光下低著頭盹著了,睡得
很熟,在白花花的陽光下穿著厚重衣服的阿婆,一個人收拾剩下的水果,
用小推車把一箱箱的水果裝上車,我抬著那簍木瓜上車, 仔細看看簍子裡面的
木瓜已經有些白斑,應該是早就得病的小木瓜, 批發商賣給她的時候可能也
早知道還是賣給她。 鄉下人總是惜物念舊的,東西壞了也捨不得丟棄,
一顆木瓜要多久時間才能長成,就這樣扔了要天打雷劈的。 我也是這樣想著的。 
回家後把這些小木瓜削了切塊,分成幾份送給鄰居們吃,木瓜沒有太甜,
不軟不硬很好吃的。

很好吃的木瓜啊,謝謝你阿婆! 真的很好吃! 真的!

 

https://picasaweb.google.com/MONICA0617/FpIuJH#

R0035220.JPG 

創作者介紹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