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看莫內的畫作展出來到台北, 花博期間四處都是擠得滿滿的人, 一個人頭接著一個人頭,

形成了人比花多的現象。 當時正是三月時節, 早春的空氣很舒服,我走在往美術館的

路上,往美術館的路上是剛剛發出嫩葉的楓香樹,軟綠的三角葉片被風吹得四處飄旋,

陽光照射著嬌嫩的淡紅幼葉和輕薄的綠葉, 順著風像幾乎要舉翼而起的小飛機那樣, 

在風裡面擺蕩著,橫開的支幹上面直直的站著新生的枝條,像飛行員那樣排排站著

乘風飛翔。 剛抽出芽來的楓香葉紅紅綠綠的站在樹頭,說不出有多好看呢。

楓香樹上面結著滿滿的刺果,可愛的垂降在樹下,好像是外星人互相聯絡的基地那樣,

互相交換消息。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拿著大聲公向裡面那些看盡萬紫千紅的遊客們喊話:

『來喔,來喔,快來看好漂亮的楓香樹喔,上面有紅色的小BABY 嫩葉喔, 還有會跳舞的

滑翔翼喔,來喔來喔~快來看喔。』看著萬頭鑽動的人們,花了大錢, 拼了老命的排隊看

那些也許下個月就會忘記名字的花卉, 卻不願意來外面看看早發的楓香。這是多麼可惜的事。 

 

看完了莫內的畫作,我站在十字路口被對面馬路一整排的樟樹所吸引,分隔島上面種著滿滿的

樟樹, 而且姿態各異,很有個性。 樟樹是非常適合作為行道樹的樹種,不僅有防蚊的功效, 

而且樹身會發出香味, 就連落葉在乾燥之後也會發出香味。 走到大同工學院,舉頭看到高高地

樹上掛著一條條絲狀的葉片,我好奇的詢問門口的警衛,他不以為然的說:『這是楓香!』

『偌,你看,跟這邊那邊都一樣啊!』 我這才知道原來三角形的楓香原來剛剛抽芽的時候葉片

其實是細條狀的。

 

三月天杜鵑開得滿滿都是。

 

十月份我又來到台北,這次並沒有搭乘捷運,從長春路用步行的方式,因為我依稀記得在中山北路

和長春路轉角附近是蔡瑞月舞蹈社, 蔡瑞月是台灣知名的現代舞蹈家, 但是她的人生曾經灰暗過,

她和詩人雷石榆結婚後,1949年雷石榆被以匪諜罪名驅逐出境到了中國,蔡瑞月也被囚禁於綠島長達三年。

出獄之後舞蹈事業也因為國民政府的處處打壓並不順利, 後來和兒子相依為命,之後遷居澳洲,

在2001 年之後才復出表演, 從1949 年到2001 年,總共五十年的時間,這位知名的舞蹈家

無法公開跳舞, 無法創作,無法把她的意念用舞蹈表達出來。 這對一個創作者來講是一個很致命的

傷害, 但是蔡瑞月的回應並不是記恨報復,相反地,在她沈寂的時候,她盡力的教授兒童舞蹈,

並且處處表達出她對社會的關懷。 這個舞蹈社原來因為捷運的關係將被拆除,後來在好友官員

的堅持下繼續保存並設為市定古蹟,經火焚之後重建,目前稱為玫瑰古蹟。 從外面看上去, 

對外開闊的廣大庭院給路過的都是居民一個舒適的環境, 從外面可以看到舞者在日式建築的房舍

裡面活動,旁邊是一處休憩的咖啡屋。 雖然是個古蹟但是房子要有人住才是活的。 我站在前面

看著裡面房舍的時候,入口處的石柱裡面突然跑出了許多泡泡,真是好可愛。

 

繼續走著到了馬偕醫院的中山分院,走累了坐在台階休息順便等紅燈。 然後我一直聽到有種隱隱約約

的聲音,好像是音樂啊! 看看四周似乎沒有人攜帶音響之類的東西, 我問了旁邊的路人, 

她露出神秘的微笑說:這是裡面傳出來的啊! 『裡面?』 『哪裡? 』她指著一個圓柱體的東西,

『啊~』 我張大了嘴巴,在台北住過五年,每個星期從民權西路經過,只知道馬偕在這裡,

從來都不知道這裡有個會發出音樂的鐘呢! 快要接近整點的時候,這座『馬偕平安鐘塔』會發出

類似音樂盒的組曲,站在旁邊可以聽到小小的音樂聲,我聽到是『世界真奇妙』的曲子:

 

大家常歡笑 眼淚不會掉

時常懷希望 不必心驚跳

讓我們同歡笑 這個小世界

小小人間多美妙

 

大家常歡笑 眼淚不會掉

時常懷希望 不必心驚跳

讓我們同歡笑 這個小世界

小小人間多美妙

 

世界真是小小小 小得非常妙妙妙

這是一個小世界 小得真美妙

 

雖然是這麼擁擠的台北市區, 但是在街頭有這座燈塔在替我們加油! 好像走起路來更有力氣了呢!

 

馬偕平安鐘塔的牌子下面寫著:

 

失蹤的我要找回,迷路的我要領回,

受傷的我要包紮,生病的我要醫治。

 

然後我看到醫院門口立著馬偕醫生一手舉著雨傘,一手提著醫藥包,身體微微前傾,急著趕路要去

醫治病患的銅像。 心裡有種很溫暖的感動。  這座平安鐘塔的最頂端有十字架, 下面是計時的時鐘,

在夜間有會發光的光環,然後按著時間給經過的市民們報時。 它在提醒我們,我們時時刻刻都

活在神的愛裡面,祂沒有任何時間忘記過我們。

 

改變路線,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走中山北路,我發現了除了綠樹之外這條路帶給我的種種小小感動,

如今再次走過大同工學院,走過成片的樟樹林,我又走向美術館的路上,之前花博期間滿滿的人潮

已經不見了,中山北路又恢復了以往的寧靜,從公園的入口處我遠遠地看到了一棵台灣欒樹靜靜的

佇立在水邊的走道上,欒樹的綠葉因為秋天的關係有部份轉成黃色,頂端開著盛大的黃色花序,

花謝了之後,長出梅紅色樣子像倒地鈴的果實,裡面藏的是小小四顆珠光寶石,要說台灣欒樹

是台灣的楓樹也不為過,因為它的葉子一樣會變色,遠遠看紅紅綠綠黃黃的摻雜一片,相當美麗。

我站在那裡看著風吹拂在染了黃色的綠葉上,陽光在葉縫間被吹得閃動不已,葉片拍動發出聲音

就好樣樹葉之間的對話那樣。   站在那裡的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幸福。 因為我和欒樹分享了同樣的呼吸,

這唯一的一顆欒樹,絕無僅有的一棵,正跟我分享它的秘密。 

 

看完展覽之後,走在紅磚道上,地上有幾隻麻雀正在地上走著跳著,互相追逐,感覺似乎非常快樂。

我終於可以從穿越公園走過去搭乘捷運,不需要經過萬頭鑽動的人群,公園裡面的樹和人們保持

舒適的距離,讓人和樹都可以自由的呼吸。 雖然過了半年之後我才終於來到這裡,但是這些植物

還是在這裡等候著我。  我仔細的看著每一種花,看著種在榕樹下面滿滿開放著的火鶴花,有一些

植物我還是不知道名字。 雖然這麼晚才來,他們還是很有精神在這裡開放著。 

 

我想跟這些植物說的是: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每一個人的名字,但是我愛你們。 衷心的。

 

https://picasaweb.google.com/MONICA0617/jEZBQC# 相簿

 

 

創作者介紹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