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高雄朋友的電話說想讓我去一趟高雄眷村騎車吃早餐,從中油

煉油廠宿舍區走海功路,一小段左營大路,接到菜公路上,都是很小條的路,一路上看到整片的咕咾石圍牆,小路的旁邊還有舊式眷村建築,紅磚圍牆或者空心磚牆面,紅色鐵門,低矮的房子前面通常種著花木。阿于哥指著海公路的小馬路說,以前這條路是鐵軌,普通的七分軌,

專門運送中油的油品,可以連接到左營火車站,小時候他們經常搭順風車。

 

從菜公路上了洲仔路會經過洲仔溼地,有不少保護性的溼地植物,

每個月開放兩個週末,溼地的旁邊就是蓮池潭, 可以環湖一圈,蓮池潭之前池中中滿了蓮花,後來因為世運,整個池底濬深,並且花了不少

經費作整理,目前蓮花只剩下一小池,湖面四周南臨龜山,北倚半屏山,佔地42公頃。

 

我們把車子停在蓮池潭僅剩的一小池蓮花旁邊,池子裡面的蓮花並不是普通的紅色,而是粉紅色的, 花瓣光潔美麗,在陽光很精神的挺立,花型相當優美。  天上豔陽高照,水底映照著天上白雲,光的絲線把白雲扯了開來,在水裡打散了成了一缽雲絲湯。  旁邊還有一些日本萍蓬草,鮮黃色的五瓣花萼微微打開,在中間的捆紮成一圍繁複的

環瓣,這種花很有意思,結果之後, 花瓣內縮,只剩下花萼和中間的子房變成一個嘟著嘴的小葫蘆。 日本萍蓬草的花心是黃色的,葉片

突出水面,而台灣萍蓬草則是橘紅色的,葉片平貼。這時飛來一隻豆娘,全身倒立停在黃色花瓣上面。 對豆娘來說,這朵萍蓬花搞不好就像個舒適的眠床,可以在上面好好的睡上一覺。 

 

從蓮池潭的林蔭大道往外走,接到古城牆,這裡是左營舊誠中的東門

鳳儀門,為施琅在朱一貴平亂後所建的第一座城。 鳳儀門取自書經中的『蕭韶九成,有鳳來儀』。 東門是四座城門保存最完整的, 不僅城樓保存良好, 外圍五百公尺的城牆也狀況不錯,馬道及城上雉蝶、及護城濠塹也都完好。城門座的石砌以六角蜂巢型堆砌,除固定功能外,也增添了造型的美感。 護城河河床上可以看到一顆顆咾咕石排列在上面,石頭的間隙長出了一叢叢鮮草,儼然是另外一條石道。走進城內,可以看到牆面有凹進去方洞,既然是城門自然是有門,有了門也就有門栓,這就是置放門栓的洞口。 城樓的兩測是馬道,上馬的一段坡路稱為踏道。  上踏道的地方還有個踏道門, 本來很想像古人一樣的上

馬道看看城外的風景,但是踏道門正在維護無法進入。 入門的門額

上寫著『鳳儀門』,後面的門額上面寫著『東門』, 上面謹慎的書寫著興工和竣事的年月.

 

舊城裡面環繞長長的步道供行人行走,也有綠樹夾蔭的自行車道,許多市民也充分利用了城門的交通,但是一座一級古蹟老是看到機車跑進跑出也實在有點突兀。目前城牆已經用鋼架仔細維護,在便民和古蹟維護之間要保持平衡也算是用心了。 和阿于哥正停車看風景的時候,

阿于嫂已經騎車去買了早餐回來了。左營地方很有名的就是這裡的

麵食,因為眷村住著不少榮眷, 做的一手好麵食,坐在古城牆邊,

迎著涼風,吃著烤捲餅,薄而脆的一張玉米餅皮,上面還烙著焦印,

聞起來有股玉米餅的芳香,餅皮上頭點綴著幾點蔥花,裡面藏著兩塊

豆腐,簡單的灑上胡椒粉,滋味清爽,就這麼奇怪,這麼簡單的東西

吃起來特別好吃。 不像普通蔥油餅烙著油膩蘸著醬料,眼前的這塊

卷餅吃起來簡單又清爽,鼻子聞到玉米的香,木棉豆腐的彈牙,當然也是因為天氣涼爽,微風習習讓人格外的食慾大開。  阿于嫂又從另外一個口袋拿出一塊手心大小的方餅,撕開來啥都沒有,吃起來就是麵粉夾蔥,但是這麼簡單的東西卻好吃的不得了。

 

轉進巷子裡面是自助新村的彩繪街,這裡的人潮一點也不輸給台中的

彩虹眷村,紅鐵門上畫著噴火的龍,水泥地面上畫著彩色的花樹,兩扇貼著門神的木門深處畫著老家的樣子,地上有個跳格子連接進黃昏落日中的家園,代表著他們童年對於家的回憶,多麼想就這麼跳著跳著跳回原來的童年回憶。 白牆上的彩色地圖羅列了往日眷村的位置,寫著他們夢想中的地圖,蓮池潭旁邊是秘密基地,念舊的阿于哥指著地圖上的復興新村,那是小時候住過的地方。 看看地圖上的復興新村,明德

新村,崇實新村,自助新村,雖然只是方方的四個字,對觀光客來說

只是一個個的地名,但是那裡面卻代表著他們從小到大點點滴滴的

回憶。在這片彩繪園地裡最常見的字就是夢想。 大門口的白色翅膀,

大朵花裡面寫著的DREAM,愛麗絲夢遊仙境穿西裝戴懷錶的

白兔帶著我們走進夢想的小門,門外是廣闊的藍天綠地。 鵝黃色牆上一棵掛滿了愛心的魔樹,盤旋捲曲的向上生長。就連水裡游的青蛙也

想要掛在雨傘升空,白雲上的天空是牠的夢想。 

 

 

人人都需要夢想,不是嗎? 對水裡游的青蛙,天空是他的夢想,

而老眷村的夢又是什麼呢?

 

從熱鬧的彩繪街轉進小巷子,旁邊斑駁的紅磚牆有綠葉攀著牆沿,

院子裡的龍眼樹花開得滿樹,我想這裡在以前已經是充滿了歡聲笑語的,大家搬了小凳子在門口坐著聊天,家家戶戶燒好了晚飯,喊叫小孩的聲音此起彼落,昏黃的飯廳小圓桌有家人團聚。 如今我們只看見

拄著四腳杖老伯伯從巷口走進回家的路。 自助新村後面的防子已經都改建為洋房了,不久到處畫著彩繪的自助新村也會被怪走夷平,然後改變成灰灰白白的建築物。

 

小王子說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眼睛

看不見的東西才是真正珍貴的。 電視壞了可以在買,房子毀了可以

重建,但是那些童年的回憶,人情的溫暖並不是金錢可以買到的。 

其實住在這裡的人,走過這裡的人都明白遲早有一天,這裡的一切都會隨著都市計畫全數摧毀改建,就像之前紅毛港拆掉的老宅一樣。 高雄這座現代化的都市正走上台北市的老路,把一切有歷史價值的東西都

毀棄,然後把成疊的灰泥石磚拿來蓋了自己的前面,把過去和現在都

隔絕了一個乾脆。 為政者所不能明白的是那一張張藍晒圖上面微小的看不見的地名,那一條條窄小的看不見的巷道,所代表的,是一個人的一生,從童年到成年,他的生活環境所帶給他的影響和意義。 如果

我們到處都是新的,都是現成的,都是不具有溫度和含意的,我們將

期待我們的下一代成為怎樣的人呢?

創作者介紹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