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台北看設計展,借住在光復南路46 巷朋友家的公寓裡,  到的時間很晚, 也沒機會好好看清楚

附近的環境, 隔天早上出門的時候從房子裡走出來, 早晨的空氣相當清新, 單行道的關係

車輛也非常少, 簡直讓人不敢相信附近就是車聲喧鬧的市民大道, 走出巷口馬上會聽到

轟隆隆的車聲, 但是ㄧ踏入巷內馬上就是一片寂靜, 真的很難令人相信這裡是台北市區。

似乎是個完全不相干地方.  巷子裡聽到ㄧ聲接著ㄧ聲的鳥唱, 不是麻雀呢,那是什麼?

數量和種類好像還不少, 啼叫的音調是不同的, 雖然我無法分辨, 但是聽著牠們之間的對話

相當的有趣, 巷口的房子旁邊有ㄧ叢高聳的刺竹, 長得很高,  地上可以看見刺竹的鬚根,

有趣的是竹子從下往上長衝破了花台也就算了, 生命力竟然旺盛到把整個汽油桶做的

洗手台都包圍起來, 這個鋼鐵做的洗手台也不得不舉雙手投降, 就讓刺竹從它的身上跨

過去。  走出巷口轉入紅磚道,  路口長著高高的印度紫檀樹 , 印度紫檀一長長到五層樓高,

緊貼著公寓大樓, 看著高高的樹幹我想如果樓上住著樹精靈的話, 也許就會從五樓乘著樹葉

就這樣踏過ㄧ塊塊綠葉作成的磚, 當作溜滑梯那樣順風而下, 那該有多好玩呢?

 

從 46 巷巷口轉進32巷, 看到一些很眼熟的植物, 這不就是在海邊或是山上經常看到的

構樹和雨桐嗎 ?  如果這兩種原生植物長在這裡的話, 那表示這棟房子已經沒有主人了,

庭園的主人並不會容許野生植物長在自己的庭園的。   沒錯, 在 32 巷確實有許多的房子

主人已經搬走或是移民了, 許多的房子空空的留在那裡, 有戶人家的印度橡膠樹從

屋內破牆而出把牆都擠壞了, 這種葉片足足有兩個成人腳印大的樹窩居在公寓的

院子裡面實在是太委屈了些,而且還因為自己的手臂長得太長突出大門被清潔隊

狠狠鋸掉。真希望這家的主人在搬走的時候也把樹帶走,或是找個適當的地方來

安置它。  如果把它們搬到校園裏就沒有這樣的問題了,它們阿,一定會把圓圓的

油油亮亮的葉子撐的好大好大, 讓孩子們可以在它的保護下玩遊戲。

 

這些失去了主人的房子都長著非常高大的樹,難怪早上會聽到那麼多的鳥兒在唱歌,

因為樹在這裡啊! 樹是牠們的家呀! 據說這一帶之前是空軍的眷村,有些屋齡

都已經超過五十年,最年輕的也有三十歲,樸實的建築, 日式庭院,門口種著好高好高

的龍眼和芭樂還有芒果呢! 從防火巷走進去已經是人去樓空了,木門敞開ㄧ半,

從裡面看進去爬藤植物已經攀著門從地下爬到門上了,可見這裏早就沒有主人了。 

空蕩蕩的房子地板毀損的厲害,從幽暗的窗戶看出去,斜飛的烏臼葉子從空中罩了下來,

把整個庭院都蓋得滿滿的,這些居住了幾十年的房子在失去主人之後,也一下子變的毫無元氣。 

房子是需要人來住的,沒有人住的房子就沒有那種愛的靈動,房子會寂寞, 樹也會寂寞。 

聽說這裡不久之後就要拆建成二十幾層的高樓。 到時候這些房子和樹都會不見的,

樹不見了之後,鳥兒們要去哪裡居住呢?

 

短短的幾條巷子裡面除了那些讓人感動的房子和樹之外,我還看到有兩間教會, 

ㄧ間是基督教的蒙恩堂,另外ㄧ間是天主教聖若瑟教會。 蒙恩堂素雅的教堂

前面簡潔的立著ㄧ根紅色十字架, 從裡面傳出了輕柔的音樂,教會的教友正在

舉行晨禱儀式,用禱告來做為一天的開始是很不錯的方式, 我們一般人早上起床

都是忙著洗臉刷牙吃飯上班上學, 這些早起的教友用禱告的方式作一日的開始,

或許下次我們也可以試試看早點起床, 在柔和的音樂聲裡面向神禱告, 請求

神祝福我們和我們周圍的人, 或許我們的一天會有點不一樣喔。 轉角的另外

ㄧ家教堂是聖若瑟教堂,在入口的地方有耶穌的養父聖若瑟的聖像,白色的

塑像在晨光裡靜靜的站立著,耶穌基督的父親是位木匠,也許基督的溫和性格

是學習自祂人間的父親。 教會前面的水池上有露德聖母的塑像,聖母身穿白衣,

腰束藍帶,右手拿著寶石金鏈的念珠,腳上有紅色玫瑰花。聖母面帶笑容,

注視著正在念《玫瑰經》的伯爾納。 聖母的臉上有種難以形容的美,既柔美又

神秘, 既嚴肅又慈祥。 

 

整條光復南路是少數目前還存在比較久的民宅, 附近的居民說,那些空屋已經跟建商

談好了,過不久就要拆除蓋二十多層的大樓, 不久這些空屋就會被夷平,大樹可能也會

被推倒, 那些鳥可能要搬家了。 我看著高聳的大樹群,心裡覺得好可惜,在台北哪裡去找

像這樣可以見到天空的房子? 除了公園之外,哪裡去找這樣高的大樹, 那些伴隨著

主人和他們的孩子長大的大樹在他們搬家之後被遺留在這裡, 像一件件廢棄的家具一樣, 

可是,他們是有生命的啊! 被砍斷手臂的時候, 它會哭的啊,被主人拋棄的時候, 

它心裡會難受的啊,沒人來陪伴它,抱著它的樹幹感受它的氣味, 就只是寂寞的站在

院子裡,最後鳥兒們會飛走, 大樹也會被砍倒推平,難道沒有人聽到樹的哭泣的嗎?

 

『 真希望下次來的時候還能見到你 』我對樹這樣說。 

 

 

 

 

創作者介紹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