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崗山是我早就應該寫的地方, 十幾二十年來也不知道進進出出多少次, 總想尋個機會來寫卻

一直沒有作到。  這是一座很小的山,高度只有四百公尺,地質和柴山一樣都是咕咾石地形, 

從山腳下往上走不久就到了龍湖庵,一大清早的有有許多尼師們在上早課,進入大殿前庭只

聽到陣陣佛音繞耳,轉入一旁的小徑,一根根十來吋來的咕咾石小峰連緜而起,從孔洞裡面鑽出

了幾條構樹的枝條,植物的生命力是十分強旺的。 在峰壁的後面種著有幾棵柚子樹,前一陣子

結了果,看來有些寥落。 穿過台階舉頭一看是兩段咕咾石形成的絕壁,貫連兩片壁面的是梭迴

不已的榕樹,這些榕樹由於長在養分極少的石壁上,樹葉不似常見的榕樹那樣熱絡,倒是樹幹

的形狀織成了一把傘撐在上頭。

 

大崗山是個佛教聖地,此地佛貫道一應俱全,這裡的環境清幽,展望處視野極佳,從山上往下看可以看到附近幾個鄉鎮,就連茄萣的兩座火力發電廠的高塔也是歷歷可見。 從高處向下看,下方是高聳達三四層樓高的龍眼樹,貫地而起枝幹相繞,頗有立姿,到了秋天時節, 處處都可以看到結果的龍眼樹垂掛著大捧大捧的龍眼,肥碩自不待言,常有路人好吃進去偷採弄的自己被蚊子咬的一身,這裡的師父們除了賣新鮮的龍眼也焙製龍眼乾花蜜等販賣,運氣好的時候可以喝到大鍋燒的甘蔗茶。 幾枝紅甘蔗直直的躺在鍋裡燒水,甘蔗茶水清香撲鼻略帶甜味,一口飲下止在喉間清甜不已滋味無窮。

 

山林間除了野生的稜果榕,構樹,雨桐之外, 也不時會有一些昆蟲或是野生動物出現, 像是攀木蜥蜴,

各類蜘蛛, 龍眼樹間飛來飛去的蜜蜂, 夏日在叢林間聲勢驚人的蟬鳴. 除了自然生態之外,還有一種生態就是人.   假日爬山的人很多, 很多人都是攜家帶眷,.呼朋引伴的, 一不小心會聽到那本家家難念的經, 不外乎是婆媳問題啦,小孩教育啦, 最近的物價啦,小狗小貓之類拉拉雜雜的事情,不過這就是大千世界裡面的萬花筒裡面的種種花絮, 有趣的是不時會有路人接著話發表自己的意見, 提供自己的見解。  這種情況在北部不大可能見到, 但是在南部像這樣熱心的民眾不在少數。 有時候路邊經常會看到一塊有礙觀瞻的鐵牌上面寫著大大的兩個字:『腎歹』。 老實講我真的很懷疑,

有誰會公開承認自己腎不好,公然抄下上面的手機號碼,跑去購買來路不明的藥來吃? 不過台灣就是這樣,人人有機會, 處處是緣份。 像這樣亂七八糟的環境其實也是民情的一種,路邊的攤販你可以看他髒亂也可以覺得他可愛, 但有容人之心, 花花世界看什麼都可愛。

 

人對於自己看慣了的東西常常覺得稀鬆平常, 這是人之常情。 記得去年招待過的兩位南美洲來的朋友,新婚夫妻來台灣蜜月旅行, 帶他們來大岡山, 兩人對我們看慣了的佛像蓮花池大感新奇,頻頻在那些我們看來平凡不過的雕像前面拍照。我看了不禁啞然失笑,我們到了國外還不是對著人家的教堂拍照嗎? 看來人不過是圖個新鮮,看慣了的東西一點稀奇也沒有。 看來要換換風景還不如換換眼睛。  看著他們歡喜雀躍的心情也讓我不禁跟著他們用一個觀光客的眼光來看這座山。山不都是一樣的嗎? 這座山和那座山有什麼差別?只是喜新厭舊是人的本性,看來應該更換的不是風景,而是我們這顆結滿蛛網的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sfishsky 的頭像
kissfishsky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