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火車原本想到雲林去看看, 坐在區間車上面看書看累了打起盹來, 睜開眼睛已經到了

善化, 過了善化之後接下來就是隆田, 一直覺得隆田這個地名很熟悉, 心頭突然閃過一個

人影,  這裡不就是高中同學的故鄉嗎? 我不禁回憶起跟她有關事情。 高中三年坐在

前後座位,在外租屋時的隔壁鄰居,上學放學總是走在一起,就連後來打工也都互相關照,

情誼如此深厚的朋友在出社會之後完全中斷了聯繫,從此不知道她在哪裡? 有時候人家

問起書櫃裡面那張照片是誰? 我總是說一個很好的朋友。 但是現在我卻不知道她在

哪裡,只是仍然放著她的照片,期待重新相遇的一天。

 

於是我在老同學的故鄉下了車, 這個她總是邀請我來作客,我卻一次也沒來過的地方,如今

第一次踏上了這塊土地, 心裡有種奇異的感受。 看著四周的景物有種熟悉的感覺,這是我

早該來卻從沒來過的地方。 我想起她俏麗的短髮,大方的笑容,有時她會突然皺眉頭說:

『嗯~這個嘛~』有時候她會突然很認真的跟我說:『我想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個很重要的人喔。』

我知道當她說這句話的時候,那表示我在她的心目中是個重要的人。  有時候想想, 友情的保存

期限通常是比愛情要來的長久的,那些不合拍的戀人在幾年之後淡出了我們的世界,那是那些

少年友人臉卻一天比一天清晰。

 

下了車看看路上的景點介紹是有考古展示就在火車站旁邊, 但是週末沒有開放, 另外一個是

水雉保育資訊中心,同樣的沒有開放。  火車站前面的人家相當純樸, 一般的小吃店,

店裡面播放著周杰倫那些愛來愛去的歌曲,愛情雖然是個不保值的東西卻是最暢銷的物品。

迎面而來的是幾個踩著腳踏車的外勞,我突然有種走進時光隧道的感覺。 這裡?到底是?

我總覺得前方有些什麼,但是不知道那是什麼。 走了一百多公尺之後我停了下來,左手邊

有一大片的林地,到底那是什麼?我打開照相機準備拍照卻發現裡面沒有記憶卡,也就作罷

好好的享受一下這片林地的自然風光。

 

 

穿越鐵柵門走進裡面,左面有一大片圍牆上面是一些軍營的塗鴉, 就是講什麼看到憲兵要

守規矩之類的,怎麼看就是一片荒地,有一長條平鋪的水泥地,兩旁栽了滿滿的桃花心木,

靠裡面一點有好幾棵很老的榕樹,在榕樹上面有野牽牛圍繞在樹上,地方爬著滿滿的山苦瓜,

沒有花也沒有果實的山苦瓜藤蔓遍生在地上,四周傳來了陣陣的蟬聲,十二月在暖冬時節

竟然還有蟬在草堆裡面歌唱,榕樹上有幾隻松鼠正在奮力的跳躍,也有幾隻蜜蜂飛來飛去。  

我想這裡在夏天應該更熱鬧吧。

 

往另一邊走去,看到更多的大樹和草花,幾隻初生的小黑狗好可愛的在裡面穿梭著,榕樹的

氣根化作簾幕垂掛在路邊,我有點走進桃花源的感覺。這裡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呀! 

通道的底部令人驚訝的是裡面有非常多的老榕樹坐落著圍成一丘,那些都是平日非常少見的

老榕樹,在這個地方卻好像被人遺忘似的站著,好像被時光凝止了住了的那樣,呈現出一種

神秘的氣質。 我好像走到了上一世紀的一處森林。 通道最底部是幾棵高聳的柚木,有兩個

人頭大的葉片碩大無比的張著,葉片裡面的網狀纖維露出出來,陽光從另一面照射下來,

在我頭上形成一個金圈。

 

往回走在另外一邊遠遠地我看見榕樹群像海那樣的排列在另外一頭, 連緜了幾百公尺, 長這麼大

從來沒看過這麼大群的榕樹排列在一起,又高大又勁拔, 我急著想看看這些榕樹們,直接的

踩上草堆才發現這裡的地很乾燥又高低不一, 踩上乾草堆上面隨時有可能跌倒, 一路上跌跌撞撞的

撥開了不少刺草和石塊,終然來到這片樹林前面, 仰望著這一大片的榕樹林, 全心的折服在他的

氣勢之下,真是雄偉氣派的榕樹林, 就因為這裡是個不知名的地方才能保全這麼完整的榕樹林。

走出了榕樹林之後才發現其實有條小徑可以直達這裡,只是我一時太高興了心急得忘了看看四周圍。

但是這種看見像海一樣的榕樹林,一路踏越草堆石塊的欣喜心情,會一直記住的。

 

後來跟附近的居民打聽才知道這裡應該就是總爺糖廠,只是這裡是未開發的北半邊, 那個知名

的糖廠在南半邊,這半邊的糖廠是附近居民生活的一部分,下午散步的好去處。 老婆婆說

隆田火車站以前是非常熱鬧的,早先在日據時代就開闢了二十公里的道路作蔗糖的運輸, 

官田附近連接善化相當發達,附近還有官田工業區。 這被遺忘未開發的總爺糖廠北半部意外的

保留了最原始的森林風貌,老樹們不受干擾的在裡面等著人去拜訪。

 

臨走的時候我打開沒有放記憶卡的相機,想起我的老同學。我想有些風景不需要拍下來也會

鮮明的保留在腦海裡, 有些朋友,就算很多年沒有聯絡, 也仍然會放在你心裡,歷久彌新。

像我的朋友,像隆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sfishsky 的頭像
kissfishsky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