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因為要去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觀賞音樂劇『渭水春風』,

下午就搭上捷運,準備特地到文化中心附近去走一走,

多搭了一站到文化中心的下一站『五塊厝』。

苓雅區的古老聚落-苓仔寮、過田仔、林德官、五塊厝中,

五塊厝是土地面積最大的一個聚落,地理位置在最東邊的。

「厝」就是房子的意思,相傳是在明鄭時期,有

張、王、吳、方和陳姓的五戶人家,隨軍隊來這個地方開墾,

蓋了五間「草厝」而出名,大家就以「五塊厝」來稱呼它。

五塊厝位於中正一路福德二路口,以及三級古蹟陳中和墓園旁,

以關帝廟為中心,附近包括武廟黃昏市場、福德市場、

中華市場、林靖集中市場。

 

走出捷運站就是中正一路,高雄市的馬路大都十分寬敞, 

而且路名非常容易記住,從一到十分別是一心,二聖,三多,

四維,五福,六合,七賢,八德,九如,十全,任何人只要

拿著地圖就一定可以找到路。雖然是冬天,高雄還是不大冷,

天空還很亮微微泛著紅光, 車輛雖然不少,但是因為路寬,

感覺噪音不是很大, 高雄的紅綠燈大多是四個燈, 有左轉的

號誌燈, 因此左轉的車輛會停在路中央待轉,交通可以說

井然有序, 斑馬線的旁邊還用兩條白線劃出自行車路線在

斑馬線的左側, 是非常細心的作法。 分隔島上種著好幾棵

修得圓圓的小榕樹,像小矮人一樣立在路中央,看起來

傻呼呼的挺可愛,榕樹的旁邊還有幾盞藍色的柱頭燈,

在夜裡閃著藍色的光, 和遠處大樓的兩棟八角形建築的

藍色燈光互相輝映,遠遠的形成對比。 從中正一路和

大順三路的路口拐個彎進入河南路,河南路和河北路

中間就隔著中正路。

 

從中正一路過了馬路之後進入河南路,赫然發現有一座社區

公園,公園是完全開放式的,周圍有好幾條呈放射狀的入徑,

河南路這邊的入口列著兩排鐘型路燈, 因為時間才六點多,

天空還算亮,節約原則還不點上。 記得有一年在台北大安公園

參加夏至活動,公園一直到晚上十點還不點燈,都市人很習慣

在入夜之後馬上把燈點亮,然後從事一連串的室內活動,

打電腦打電動,看電視用餐等等,但是其實戶外的天空照明度還是

夠的,如果能夠待在戶外,就可以節省不少電費,天空的亮度

即使在冬天到晚上七八點還是夠亮的。 目前許多大都市有光害的

問題,原因也就是因為用電不經過詳細規劃和思考,我們應該

多多利用自然光線,避免能源的浪費。 公園內很令人訝異的是

裡面的樹種大多很高,而且樹齡都達數十年以上,十公尺以上的

大樹比比皆是,在公園裡面巧遇了一位外省籍的老先生來這裡散步,

他告訴我說,這裡是河南和河北公園,他指著對面的河北路說,

我問說是大陸的河南和河北嗎? 他說不是的,這是因為這裡原本

真的有一條河,也就是類似鳳山的曹公圳的灌溉用小河流,正好就

在河南路和河北路的中間。 這裡的公園也就因為這樣稱為河南和

河北公園。  

 

我抬頭看看四周圍的樹種繁多,樹距皆有數公尺,隔鄰的都是不同種類的樹木,

風姿各異,雜樹各立,桃花心木,黑板樹,福木,鳳凰木等,這裡的樹木特點是姿態

優雅,修長葉疏,天色從樹葉投射進來作為道路的照明光源,四周還有一些兒童遊樂

設施,讓四周的住宅民眾可以使用。 伯伯告訴我說這兩座公園在光復後就有,

已經幾十年了。 他每天吃完飯就在這裡散步,伯伯雖然年紀很大了,腳步還挺快的,

他說這附近的房子都蓋得不錯,他自己的房子也在這附近,一坪才五萬塊,

住在這裡很好,捷運又近,又有公園,但是因為沒有大型商圈,房價一直高不起來,

他指著公園轉角的透天厝說,你看看這棟四層樓高,蓋得又好,開價一千多萬賣不出去。 

『高雄的房價太低了』他說。 他說他原本在台北有棟房子,當年買得時候才三十萬,

如今已經是兩千萬的身價了。 我問他說怎麼會賣掉,就留著就好了。 他說那時候

不得已,因為太太身體不好,台北又濕冷,老是哮喘發作,季節一到就頭暈四肢無力,

因為這樣才回到太太的娘家買房居住。 老先生想到自己損失的兩千萬就覺得惋惜不已。 

我安慰他說,不要緊的,只要太太身體好,就可以陪伴你一輩子,太太身體好了,

什麼都好。『難道你太太不價值兩千萬嗎?』 伯伯想到愛妻,嘴巴都笑開了,連忙說:

『是阿,是阿,太太現在身體好嚕。 』 他笑咪咪的說:她以前的毛病都沒有了,

還是住在高雄好阿。 空氣又好,又有公園,交通方便,我們住了一輩子覺得還是高雄好阿。

他說你看看我每天晚上阿,就從公園拐進同慶路,然後到文化中心這裡來運動,你看,

我身體很好耶,每天運動阿。 和伯伯有說有笑的進入了文化中心,文化中心不僅是

演藝節目的展演場地,也是民眾的活動中心,文化中心的四周圍視野遼闊,沒有太高的

建築物,附近的大樓很多有樓頂燈光設計,為夜空增添了不少光彩,高雄市的建築物並沒有

那種高聳突兀的現象,而且有好幾棟中型大樓都設計的美侖美奐,都市的綠化程度也很高,

天空遮蔽物不多,雖然空氣污染還是有,但是算是可以忍受的範圍。

 

跟伯伯說再見之後,進入文化中心觀賞這齣渭水春風音樂劇。 蔣渭水是一代台灣精神導師,

擁有大安醫院,酒樓還有冰店,年輕時候雖然曾經參加過革命,但是後來還是對時局失望,

用紙醉金迷的生活來麻醉自己,一直到遇上了陳甜這位他一生的摯愛。 陳甜雖然目不識丁,

身份卑微,但是在美麗的外表下,是位極有想法和主見,性格剛毅的女性,幾句話就點醒了

這位熱血青年,讓他重新有了革命的勇氣和決心,最後散盡家財走上文化改革之路。

陳甜也放棄原本錦衣玉食的生活,粗茶淡飯,布衣荊裙,甚至跟著蔣渭水被關。可惜渭水先生

在四十一歲英年就因傷寒早逝,陳甜在蔣先生過世之後就到台北漢口街的慈雲寺出家,

帶髮修行整整六十五年。 有人勸她改嫁,她說:『如果有人比的上蔣渭水,我就嫁。』

蔣渭水和陳甜可以說是身心靈結合的完美伴侶,是愛人,是知己,是夥伴。 過世之前,

她對人說:這一生嫁給渭水,她不後悔。 人生短短數十載,能得一知己,死而無憾。

蔣渭水因為與陳甜相遇才有了革命的勇氣,影響了後代千千萬萬人,陳甜因為遇到蔣渭水,

生命才有了新的姿態,這兩人都因為遇上對方而賦予了生命新的意義。 公園裡的伯伯為了

愛妻舉家搬遷,蔣渭水為了摯愛實現了理想,男人的愛是用行動來表示的,而女人的情

卻是用歲月來訴說的。

 

這個晚上我與河北公園裡的樹木們相遇了,和伯伯相遇了,和兩段愛情故事相遇了。

樹木本身是沒有感情的,是因為人的眼睛和心帶著感情,才讓世界萬物變得有情,

樹木和人各自活著展現生命的姿態,唯一的共通點是,我們都向上生長,向著無限的

天空伸手,試圖展現最生動的姿態,為自己也為歷史寫下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http://impossibletimes.pixnet.net/blog/post/11378548

 

 3851154173_b4d5f52b44.jpg

創作者介紹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