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之美---好茶部落  (上山)

 

四月份春假應朋友之邀到屏東霧台鄉的好茶部落參加魯凱族舉辦的尋根之旅,走國道三號從長治

交流道下,接台 24 號到霧台鄉的瑪家農場,這裡就是八八水災之後安置災民們的永久屋,

這處永久屋最近才完成啟用,之所以會延滯這麼久才完工是因為對於地點一直有著不同的爭議。

此處永久屋容納了霧台鄉、瑪家鄉、三地門鄉的好茶、瑪家、大社村的村民,共有483戶居民。

一樓是廚房,浴室,客廳和一個臥室,二樓有三個房間,通風舒適,日照功能良好,公共設施方面

也有部落活動生活重建中心及備災教室、部落文化藝廊與圖書館、青年會所、教堂、兒童育樂教室、

祖靈紀念屋、工作坊、溼地景觀,農作區,滯洪池等。由世界展望會籌建,房屋以

輕鋼構混合木料建置,每戶兩層約32坪,統一名稱為RINARI(禮那里)。

 

到達永久屋之後我們隨意逛了一下,發現了一塊石碑上面寫著『古查布鞍部落』, 後來根據朋友

告訴我們說,因為這裡住著不同的族群,而每個部落對這個地方都有不同的稱呼,排灣族叫做

禮那里,魯凱族叫做古查布鞍,一般外面則稱為瑪家農場。 我們在滯洪池前面找到一戶人家,

進去打了招呼,這家主人分別是魯凱族的爸爸和布農族的媽媽,先生從事木雕工作,作品曾經獲獎,

他翻開得獎名冊給我們看上面的作品照片,獲得首獎的兩組作品,『上弦月的故事』是一組可坐可躺的

長椅加上一個雕飾的圓桌,『甜蜜的負擔』是一座懷孕婦女的雕刻,婦女長長的頭髮戴著圓盤帽,

表情非常柔和,一手撫摸著腹中的胎兒,一手拿著有羽毛裝飾的刀,作品渾然天成,

把懷孕腹部的圓弧和胸部特徵表達得栩栩如生。 夫婦兩人雖然是來自不同的部落,

但是在台北相遇結婚,先生林文龍畢業於成大外文系,因為興趣選擇目前的生活,夫妻兩人過得很滿足,

畢竟經過那麼大的災難之後,能夠相守在一起就是最大的福份了。 雖然目前只能夠暫時的協助部落

作重建的工作,相信大哥在不久的將來一定可以重拾彫刻刀,創造出更多美好的作品。

 

晚上我們借宿的永久屋主人目前在外地工作,只有假日才回來,大哥大嫂兩人和大兒子,還有年紀八十多的

該努(祖母)歡迎我們。 大哥端出了一大鍋滷山豬肉,小米飯,吉拿富。 吉拿富是一種使用假酸漿葉

包裹在小米或糯米的外緣,除了包小米粉外,還有包芋頭粉、糯米粉等,內餡有包雞肉、豬肉或魚肚,

也有人包南瓜,其中包在外緣的lavilu有豐富的葉綠素、又有整腸的功效,是非常營養的食材。

山豬肉的皮非常厚,足足有半吋厚,真是考驗我們的牙口。 吃了一會兒之後大哥跟我們說還有麵疙瘩呢,

我們聽了紛紛搖頭,抱歉我們這些沒用的白浪真是一點也吃不下啦!感謝大哥大嫂啦!

 

吃過晚餐我們出外去散步,經過長榮百合國小的預定地,發現這地方設備其實真的很齊全,

連污水處理場都有,馬路雖然窄了點,但是又長又直,跨過馬路是一整排的

相思樹林,細黃的彎葉飄落堆積在地上,站在路邊往下看,赫然發現底下是一大片的檳榔林,

屏東在很多地方種植著許多的檳榔樹,而這些地方也經常發生水土保持的問題,這是很值得我們

思考的地方,我們是不是應該在經濟發展和國土保持方面盡量達到一個平衡? 政府和民間是不是

都盡到義務和責任? 馬路上接著的各戶人家紛紛在自家門口烤起肉來,香味不斷的飄散過來,

吃過飯三五好友就聚集在一起,傍著小桌喝著啤酒,吃小菜,彈吉他唱歌,小朋友們騎著小三輪車

在馬路上跑來跑去,一旁可以看到原處的山巒,一朵鐵鏽色的百合花就立在路上,百合花生長在

礫石曠野上,是純潔堅強的象徵。

 

隔天早上八十多人,包含要回到舊好茶的鄉民,報社記者,攝影等,還有我們這種平地朋友,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開車出發,村民們有年紀八十多歲的老人家,婦女帶著小朋友,帶著獵槍獵刀的獵人們,

還有一隻很瘦的狗。 我們首先開車經過原住民文化園區要到新好茶的原址,一路上道路很彎,

接近新好茶的時候,路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石頭,那都是風災的時候從山下崩落下來的,路上有些

地方積水很深,還需要涉水而過,看著這些大大小的石頭,下面所埋的是曾經住過的家園,

但是現在什麼都看不見了,就如同吉那說的: 『新好茶只剩下一根十字架啦!』 現在我們親眼證實了

她說的話,整座村莊唯一僅存的是好茶教會,整座教會建築只剩下二樓,鐵門被土石流封住了,

整個一樓進滿了泥沙,二樓的講台傾倒向前,建築側邊看起來像西班牙建築師高第的歪斜詭異風格,

只是高第建築是藝術,而好茶教會卻是村人們心中永遠的痛。

 

開始出發往舊好茶部落前進,從山上可以看到整個河床上面一片枯乾,只有土石在上面,

唯一能通行的交通工具是野狼一二五,山壁逆著斜紋,從岩層裡逆生出乾草,路上到處都是崩落的石板,

可能因為有硫磺質的關係帶著鐵鏽色,發著燐光,有位村民指著對面的山說,看到那兩棵紅藜樹嗎?

以前那邊很熱鬧的,老人在旁邊帶著不捨的眼神說,以前那邊種很多的小米還有玉米咧!

在她的眼睛裡,一定看到了以前那些蓬勃生長的小米田吧? 那些曾經綠油油的田地和莊稼如今都消失了。

有些婦女們頭上綁著蕨葉作成的花環,幾位該努的頭上也圍著花環,要回去見祖先了,怎麼能不打扮得

漂漂亮亮的? 路上看到很多相當大的裂石,路況很不好,我們沉默的走著,微風習習,偶然聽到幾聲

鳥啼,村裡跟著來的一隻瘦狗也靜默的跟著走。 汗水無聲的滴落,雖然很渴但是大家都不敢多喝水,

就怕喝多了腳會抽筋,這種山路可沒有誰揹得動誰,大家都要自己負責自己。  路上看到一條小泉

上面是一塊青白色像豆腐那樣的岩石,從豆腐縫裡激出了透明的泉水,水色泛著微綠。  走了好久這才走到

登山口呢。 路上一塊倒臥的鐵路牌上面寫著『往舊好茶』。

 

過了登山口之後是大塊的板岩路,質地堅硬,村民說,岩石有分男女,男的質地堅硬,女的容易碎裂。

路上遇到一隊獵人,扛著獵槍上山打獵,旁邊是一隻大狼犬,我問獵人們一種長著黃色果果的樹是什麼,

結果他們說,這個叫做『很硬的樹』,因為很硬,很難砍。 說完大家哈哈大笑。 說得也是,樹不就是樹嗎?

管他叫啥名呢?   再走過去看到整條路上長滿了紫錦草,綠色白色的橫紋長在紫色的

背葉上,是鴉拓草的一種。 走到石壁休息區,山邊側剖的橫紋佈在山壁,大家都累極了,但是我們還走不到

三分之一,我們靠在岩壁上休息喘氣,兩位揹著藤籃的老人家臉色都鐵青了,放下行囊先休息一陣子,

前面的爸爸頭上套著藤籃的繩子,繩子套上一個用尼龍袋子作成的寬帶,腰間配著一把鉅子和一把獵刀,

後面的媽媽也帶著柴刀,為了要上山整理家園用的,架著藤籃的白繩子俐落的在籃子後面打了個結,

兩人一前一後跨過鐵做的窄橋,我也揹起背包趕緊的跟著。 這次來的還有政大登山社的社員朋友,

大家都穿著雨鞋,偌大的背包蓋著鮮色的防雨套,舊舊的防雨套看得出來已經使用很多次,破的地方

還要用膠布貼起來,每個人雨鞋裡都插著等高線地圖,這條舊好茶步道是一條先闢建的路徑,為了這次的

尋根之旅,山青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懸崖邊架設路徑和圍繩,有些路本來非常窄,也特地打寬了些,

否則這麼多人來真是安全堪慮。 走了許久我們終於看到兩座廢棄的石板屋,雖然已經廢棄,看得出來

石板疊得錯落有致,疊石板屋是一項相當考驗智慧與經驗的工作。 過了石板屋之後再走幾十分鐘,

終於到了這次的中繼站,我們趕緊的補充飲水,大家才終於看到彼此的臉,這次來的人可以說是臥虎藏龍,

有立報的記者朋友,外國朋友,也有原民台記者,布農族和排灣族的朋友,拍攝紀錄片『回家的夢』導演

潘小俠,潘小俠一頭花白的頭髮半長不短,還有理事長揹著洗衣籃,打著綁腿,燒茶的大水壺已經呈現

純然的炭色,鍋蓋也變成了一朵扁扁的香菇。

 

路還很長。

 

繼續踩著石板前進,腳下的板塊吱吱出聲,為了防止滑落,還在每塊板塊中間架著木條。 抬頭看到對面待爬的

山壁,山友們根本看不見,只看到白色的護繩連結在山壁的中間。 人總是說自己是萬物之靈,但是看到

這片山壁上小得看不見的人形,就知道誰才是萬物的主宰。 架設這些護繩花了村民們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

但是大家還是願意去作,這是因為他們一定要回家,而且,他們一定要保護舊好茶。 保護山地資源和文化

已經不是一道選擇題,而是我們迫切的,一定要執行的,因為一日的荒廢,一點點的疏忽,或是受到魔鬼的

引誘把精神放在可有可無的物質上面,都會使得祖靈哭泣。 因為他們還在這裡等大家回家啊! 他們等待在

蕨葉裡,等待在樹叢裡,等待在山泉裡,等待在家屋裡,為的就是等待他們的孩子回家。 身體的勞累又

算得了什麼呢? 靈魂才是重要的。   只有回到這麼地方才能禳人感到安心,因為這裡是他們的家。 靈魂的故鄉。

穿越過巨大的岩石群之後,站上高處往下看,山谷下樹木繁盛,再往前走些才終於看到較為平坦的石頭路,

野生的小葉從岩縫裡長了出來,兩旁排列著石板像是一條勝利之路,抬頭看到最上面的岔開的相思樹,

我的眼睛幾乎要流出眼淚來。  我們到了。  從早上九點走到兩點,我們終於,到了。

漫長的山路終於到了一個段落。  簽名的黃色布條上面寫著KUCAPUNGANE ,這裡是好茶部落,

雲豹的故鄉。  我們回家了。還有一小段路要走。 

 

步行之美---好茶部落  (家屋)

 

傳說在六百多年前汐基巴里基的神,靠一隻通靈的豹引導,率部眾從大南社出發,到好茶社定居。

族人將聚落依傳統習俗分為獵場、漁場、農場及住地,過著緊密的族群生活。

由於好茶村的位置交通不便,在民國六十七年左右陸續往下遷移到隘寮溪北岸河階台地上,稱為新好茶村。

舊好茶村於一九九一年被指定為二級古蹟,這是唯一一處原住民聚落成為古蹟的位址。

走到家屋的前面仔細看看這些石板的組構,不得不佩服先人的智慧,這些錯落的石板,大小扁圓不一,甚至

也有直立的,文明人要靠著鋼筋水泥才能構造一個家,原住民們只是考著疊石板就組構了一處冬暖夏涼的居所。

到底誰才應該向誰學習呢? 家屋除了使用石板作成外牆之外,也使用大片的石板作成桌子等大型家具。

這裡四周佈滿了腎蕨,直挺挺的蕨葉立在大樹邊,一片綠葉裡夾雜著一兩朵紅色的孤挺花,

筆筒樹張開傘的樹葉昂然面向天際,幼葉蜷曲像個可愛的問號,這種樹是製作種植蘭花需要的蛇木材料,

喜歡長在向陽坡地,是非常開朗的植物, 之所以有蛇木的稱呼是因為老葉凋落之後,會在樹身上

遺留下一個個三角形的葉痕,看起來就像蛇的身體一樣。 以前台灣山區經常可以看到筆筒樹,

但是現在不知道什麼原因,筆筒樹大量的消失,如今竟然可以在舊好茶部落裡見到,真是令人開心啊!

除了筆筒樹之外,石板台階下面還可以看到開著綠色小喇叭花的假酸漿,葉子可以拿來製作吉拿富的

假酸漿,竟然長著這麼可愛的花朵。 

 

我們看到的第二座石板屋是一位該努的家,該努身材很瘦小,已經八十多歲,一直住在舊好茶,

不大會講國語的該努看到我們來很開心,頭上的布帽上繫著一個蕨葉作成的花環,我告訴她說

早上也自己做了一個,但是掉落在路上了。  她馬上就從袋子拿出一個打得

很整齊的蕨葉環給我,這可比我自己作的那個漂亮多拉。 該努身上穿著淡綠色布衫,小紅花的短罩衫,

下面是一條百步蛇圖案的長裙,因為天氣冷還圍上圍巾。 家屋的大門角落是畫著兩束黃色小花,

門上的木頭竟然發出了朵朵傘菇,木板窗旁邊是塊大圓盤,給劃上了魯凱族的象徵-百步蛇。 

百步蛇中間的勇士從頭到腳都有百步蛇的圖形。 前面的院子有座涼亭可以讓大家休息,

石板作成的桌椅,一旁發著幾株美麗優雅的粉色韭蘭和日本鴛尾,石板壁上貼著標語:

『堅決反核,誓死護土』。該努對於成為攝影對象有些不耐,一直揮著手說拍幾張就好了,

不要一直拍啦! 走過去第三家石板屋,還是座挑高的雅座,

潘小俠和其他幾位原住民朋友坐著唱歌喝酒聊天,如果不是跟原住民混得這樣熟,

又怎麼能夠捕捉到最真實的影像?    窗檯上放著兩頂山羊作成的小帽,兩根小角指著天空。

門楣上掛著許多獵獲動物的犄角和顎骨,獵人的家。

 

蓋石板屋對魯凱族的男人來說是件重要的事,這表示你是不是有能力可以負擔一個家。

大型石板需要用好幾支鑿子架住然後一片片的敲下來,小心翼翼的用談戀愛的心情來打,

才能有一片平整美麗的石板,敲下石板之後把繩子套在頭上揹著上山。

屋裡面有燒木柴的火爐,這裡沒有瓦斯,柴要自己砍,所有的東西都要扛上來。

石板屋對面的就是聖山  北大武山,北大武山位於屏東縣與台東縣交界處,高3,090公尺。

往西可以看到屏東和高雄,也可眺望小琉球;往東則可望見台東市,眺望蘭嶼島。

能夠同時觀看到台灣東西海洋的高山,只有大武山。

 

大武山美麗的媽媽

詞:胡德夫

 

哎呀....山裏的歌聲是那麼的美麗

哎呀....唱呀唱著呀 山谷裡的歌聲

你是帶不走的歌聲是山谷裡地歌聲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為了山谷裡的大合唱

我一定會大聲唱歌牽著你的手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哎呀....山裏的姑娘是那麼的美麗

哎呀....跳呀用力地跳 山谷裡的姑娘

你是帶不走的姑娘是山谷裡的姑娘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為了山谷裡的大跳舞

我一定會用力跳舞牽著你的手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哎呀....大武山是美麗的媽媽

哎呀....流呀流著啊滋潤我的甘泉

你使我的眼睛更亮心裏更勇敢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為了山谷裡的大合唱

我一定會大聲唱歌再也不走了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哎呀....太平洋是美麗的媽媽

哎呀....都蘭山是美麗的媽媽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每當族人心靈疲累的時候,只要看看大武山,就可以看到自己靈魂。

大武山媽媽會給我們足夠的勇氣,讓我們面對一切煩塵庸擾。

看著媽媽讓我們的眼睛明亮,心裡更勇敢。

如果可以的話,多麼想永遠留在媽媽的身邊,再也不走了。

這首歌可以說道盡了族人對大武山的依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AhNMh69gh4

 

進入好茶國小的營地,四周環繞的是一大片的相思樹林,從日據時代種植至今,

高大聳立,有幾棵樹樹身上剝開一環樹皮,族人說這是為了讓樹自然枯死,

只要樹皮不連接,樹木就會自然枯乾,這樣就不需要去砍伐。

有幾位活潑的魯凱小姑娘正站在木頭上滾著木頭玩耍。 

模樣很可愛,活潑俏麗,個性開朗,笑起來像百合花一樣。

 

有一首拉瓦告做的『魯凱的姑娘』,是這樣唱的。

 

喜歡看著你配戴百合花 在舞圈裡跳舞,

魯凱的姑娘

魯凱的姑娘

 

喜歡看著鞦韆擺盪後 妳羞澀的模樣

魯凱的姑娘魯凱的姑娘

魯凱的姑娘 我就是喜歡妳

穿著傳統的服裝 跳著傳統的舞步 魯凱的姑娘

 

魯凱的小姑娘連我都深深著迷。

 

場中央的烤肉架已經擺好,擔任烤架工作的是一個廢棄的鐵窗,

烤架四周用鐵絲圍起來,柴火要挑選那種有白蟻蛀過的比較好燒。

山豬肉和雞翅都已經就會,剩下的香腸怎麼辦呢? 又沒地方擺。

就掛在四邊的鐵絲上面用煙燻法,烤肉必須直火烘烤到肥肉盡消,

豬皮酥脆,雞翅更需要軟嫩多汁。 扛得這麼辛苦的豬肉一定要

好好料理。  肉也有就是找不到烤肉的夾子,獵人聽了馬上跑去砍倒

一棵竹子,剖開來削成長條,往中間一折不就是個烤肉夾嗎?

新鮮的很!

 

往台階上走去有個石碑,前面刻著一個日本人的名字:南幅重助。這在日本高壓理蕃政策裡的

一個悲劇故事,這位日本巡佐當年攜家帶眷來到舊好茶這塊地方,和大家相處非常愉快,

善良的巡佐因為無法同意日本政府的政策,又無法傷害自己的好朋友,因此舉槍自盡。

這個石碑當年在國民政府時代其中一任校長刻意抹煞當年歷史的用意下,

石碑被抹上了洋灰,上面重新用藍漆寫上『勿忘在莒』。 

石碑的後面刻著昭和九年六月二十日死亡。

 

從台階往下走是個瀑布下面連接一池潭水,潭水非常乾淨,水底的石頭顆顆分明,水質清澈冰涼,

把腳浸在裡面說不出的舒服。 

 

理事長跟我們說啊,那時候老師在上課鄉音很重,聽不懂老師的國語,耳朵只聽到外面瀑布的聲音,

下了課就趕快跑到池水裡面去游泳。  哇!多愉快啊 !

『那上課了怎麼辦呢? 』

『衣服濕濕的就回來了上課了。』

『不會感冒嗎?』

『不會耶,那時候小朋友身體很好啊。』

 

族老還很不好意思的透露當年啊,他可以在水底下仰泳閉氣 40 秒,就這樣一趟過來

一趟過去,可以偷看喜歡的女生。 族老講得系興致高昂,就跟我們講一個笑話。

 

『你們知道青蛙怎樣叫嗎?』

『不就是呱呱呱嗎?』

對呀,所有的青蛙都在叫呱呱呱

只有一隻青蛙叫聲不一樣,這隻青蛙是牧師。 

『牧師青蛙怎樣叫?』

『喔,他叫哈利路亞!』

然後旁邊的族人青年就跪倒在地口誦哈利路亞,大家笑成一團。 笑點可還真低啊 !

 

族老講得興起跟我們說,你們知道竹雞嗎? 竹雞的叫聲是這樣的, 母的竹雞就叫

 

『滴古來』我們說聽起來好像台語你過來你過來。 他說對呀,

我們這裡的意思就是 『來給我!來給我!』

但是公竹雞就說『哇地卡酷』,意思就是說『我有過啦』

表示家裡已經有太太,不需要啦! 族老說這跟我們魯凱族是一樣一夫一妻制的,

不會在外面搞外遇啦!  然後母竹雞就鬱卒的自己去踩陷阱。

 

『真的假的啦?不要亂講!』

『真的啦!』

『我們這裡獵人抓到的都是母的! 沒騙你!』

 

原住民天生就具備很好的幽默感。 連竹雞和青蛙都能玩。

 

好茶國小原本在日據時代是檜木建築,連教室都是檜木作的,上面分駐所的木造建築

也相當精美,後來那些昂貴的檜木都被拿去賣了,教室和派出所都改成水泥的。

 

營火晚會上理事長也來高歌一曲,Gilau (杜振勇)來帶來鼻笛演奏。 鼻笛顧名思義

是用鼻息發聲的樂器,聲音低沉悠遠。 用來製作鼻笛的竹子稱為夢中竹,是高山竹的一種。

選定了要使用的竹子之後,還要敲看看有沒有水聲才能砍下。魯凱族的鼻笛可以分為公母,

母笛是低音,只有DO的音符,而公笛則才有音階。 天色暗下來,四周空氣相當清爽, 

相思樹林吹來涼風。 在舊好茶部落居住長達三十年的邱爸敘述著自己多年來固守家園的

心情,講著文明對純潔族人心靈的殘害。  石板要做的堅固,因為是靈魂要住的。

內容斷斷續續的我記不全,但是我完全能夠感受邱爸那種迫切維護祖地的心情,

因為他知道只有在這個地方才是能夠讓人心安的地方。  耆老們慢慢的凋零,

有許許多多不解的疑惑只有向老人請教才能清楚,但是祖地漸漸在失落,

耆老們不知道還能留住多久? 老人心裡也著急,村裡年齡較大的幾位老人

也忍不住內心感傷,顫抖著雙手,只看到一個哭泣的背,我握著他的手帶他坐在

我的旁邊,雖然我完全聽不懂他的族語,但是那種心裡的急我能夠感受。

什麼也不能溝通的我,只能摟著他的肩膀,搓搓他的手臂表示你說的我都明白。

放心,不要怕。 老人家坐在旁邊又心慌又無奈。 對於這個文明世界, 

對於天災地變,對於歲月的凋蝕。

 

 晚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唱歌的人興致一來就兩三個跳起舞來,山地舞其實很簡單,你所要做的就是把你的

雙手打開把自己交出去。  傍著別人打開手掌,放心的把自己交出去,下下一個人

自然會來握住你的手。  舞步那是非常之簡單,左腳向前,右腳向前,然後

左腳退後,右腳退後。 本來只有幾個男生在跳著,後來女生也來加入,最後就

莫名其妙變成一個大圈圈,喝了米酒之後,大家都變成同一種人:『快樂的人』

本來只是唱娜路灣,後來連劉家昌都出來了。

 

在我眼裡看到你

天真活潑又美麗

每當你的臉上笑咪咪

無限的歡欣出自我內心裡

我愛你 我要你 世上不能沒有你

天長地久 任憑海枯石爛

一點也不能搖動我的心意

 

大家那麼大聲的呼喊著: 我愛你 !我要你 ~!

這群善良的人們,看到誰都覺得那人天真活潑又美麗吧!

大家有歌唱到沒歌,營火舞跳了一圈又一圈,喝也喝了,跳也跳了,無限的HAPPY!

真是個熱情澎湃的夜晚 !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

為了山谷裡的大跳舞

我一定會用力跳舞牽著你的手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我一定會用力跳舞牽著你的手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為了山谷裡的大合唱

我一定會大聲唱歌再也不走了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哎呀....太平洋是美麗的媽媽

哎呀....都蘭山是美麗的媽媽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

為了山谷裡的大合唱我一定會大聲唱歌再也不走了

創作者介紹

吻仔魚的天空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