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第一部   出草

引言

獵取敵人首級,是南島民族文化十分重要的一環。南島民族相信,在獵取敵人首級的過程裡可以攘除不潔咒詛,並且得到敵人的生命能量,使得個人、家庭甚至於部落可以興盛健康。獵首的對象,必須是血族之外的家族或民族。而紋面族群在敵首祭時,會吟唱風之聲,象徵招回敵人的魂魄以及生命能量。

 

火焰的明暗  勇士的輪廓變換不已

走過山水  潛伏在叢林裡

心跳動不止  喘息    平靜

倏然而發  熱流衝過  是汗是血

我帶回你  回到部落  你成為我的友人

你的生命將與我們共振  脈動與我們相連

讓我們的部落生命興盛永恆

 

 

第二部 英雄 (表現GAYA精神不死)

引言

1930年,雲霧飄邈的霧社地區發生原住民襲擊事件。校慶的操場上,批著紅色披風手持山刀的原住民攻擊著參與校慶的每個日本人,因為原住民相信,日本人的到來已經破壞了整個原住民的土地、生態以及信仰,使得族群的生命被咒詛,靈魂邁向墮落,必須藉著馘首、殺戮以及驅趕,才能對信仰做最後的淨化…….這是有名的“霧社事件”,由當時德基塔雅勇士兼長老莫那魯道帶領。

 

沒有樹  不再有風

沒有風  不再有彩虹

沒有大地精靈的低語以及彩虹橋

何處尋覓我們的來生

沒有規範  不再有倫理

婦女所孕育得不再是我們的血脈

我們是否還是真正的人

拿起深藏的番刀與槍火

這是最後一戰 

本著敵人的血贖罪  讓我們迎向祖靈的彩虹橋

 

第三部搶婚  (表現紋面民族的搶婚過程與習俗)

引言

紋面民族相信,如果搶奪敵對部落的女子為妻,可以使得下一代健康、勇敢而且更加剽悍。根據花蓮地區耆老─比揚‧拉航的親身口訴,當時,敵對部落的男孩子一把他抱起,跑步越過山脈,讓生命種子在另外的部落擴散開。

 

跨越山嵐  健美而勤勉的女子

是生命血緣延續的選擇

攔腰背起  跨越山稜線

每一步躍動不息的節奏 

每一下無法平靜的心搏喘息

喜樂滿溢的婚禮  紋面的民族依舊剽悍

來喔  來喔  來喔  

得來不易的獵物  是我剽悍與誠意的見證

藉由敵人延續的血緣  必然強勢

 

 

 

第四部   勇士舞

木琴,是東部紋面民族的特有樂器,用在婚宴、喜慶以及訊號傳遞上,輕快的木琴節奏,彷彿雨滴在竹林裡。東部紋面民族的笑、哭、急迫、歡喜交織在疾疾的木琴聲裡。和著雨滴的韻律,風的伴奏,屈腿跳躍的勇士們,奔騰不停。

 

 

第五部真正德魯固

風之子民。風代表祖靈的呼吸,「嗚」是代表與風的結合,與神靈世界的對話,狩獵是神聖的,出發前必須經過鳥占、夢占,在靈界的引導下出發。高地峽谷的子民Trukr的生活態度描訴並用音樂背景襯托其高山叢林環境形態。

 

引言

艱困的環境裡,洗鍊出勇敢、堅毅的高地子民。昂起胸膛,自信與自傲的說著,我是高地峽谷裡的子民。不論過去、不論現在、不論未來。秉持著這樣的信心以及勇氣,堅毅的血脈隨著時空不斷延續

我是真正的人 是高地峽谷的男兒

勇武  負責  刻苦  正如那刻劃在我臉上的印記

我是真正的人 是高地峽谷的女兒

貞節  勤勉  美麗  正如那刻劃在我臉上的印記

只因為,我們是高山峽谷的子民

 

 

第六部大家來跳舞

這是為敬天而跳的舞蹈。當族人們的辛苦努力,獲得上天祝福,在對上天回饋感恩知足的心意時,所跳出的舞蹈。完全呈現最傳統的四音及五音及特有的卡農音樂形態,並在每位主唱性格加上詮釋,表現出發自內心的快樂,感恩;但又必須具備民族性中特有的剽悍習性。

 

引言

常保虔敬的心,珍惜所遭遇的每個當下,這就是高山民族。雖然勞苦,就把勞苦忘記,雖然傷痛,就把傷痛淡忘。有活著,有希望,就是值得感謝上蒼的恩典。大家一起加入歡欣的律動裡。每個當下都值得慶祝,每個當下都值得感謝。勞苦與艱困讓我們更珍惜每次的相聚以及歡欣,生命更加謙遜。

 

放下你的重擔

加入我們的舞蹈

男兒啊  男兒啊

奮力的躍起  奮力的躍起

女兒啊  女兒啊

快快的變換妳的腳步喔這是感恩的盛宴

歡欣  歡欣  不要停止喔

 

 

 

第七部

引言

時代變遷的灼熱之風,沖刷了雲霧重鎖的部落。不會爬山、不會狩獵、不遵守該有的社會規範。年輕的兒女阿,有著百年的輪廓,卻不再有百年前族群遷徙的堅忍以及勇氣。回想過去雖然在簡陋的草寮裡颳風淋雨,卻不減翻越重重山巔的體能以及勇氣。傷懷又感嘆的老獵人阿,只好嘆了口氣,在清晨,背起了陳舊的獵籃也背起了百年的道德教條,緩緩的走向那百年不變的雲霧重鎖。

 

是夢嗎

是夾縫嗎

一邊是繁華  一邊是平靜

一邊是未知的城市  一邊是祖訓的山林

我們何所適從  何所適從

孩子啊  孩子啊  可能夠翻越高山嗎

孩子啊  孩子啊  忘卻祖訓將被咒詛

背起獵籃啊  背起規範啊

我還是走向那僅存的  百年前的空氣


第八部 遊子心聲

引言

許多的族人因為時代的變遷而離開部落,前往都會求生。雲霧飄邈的山地成為工業煙霧的高樓工地,節慶的聚會變為收工後的聚飲。高山的孩子流浪許久,只能在夢裡重回雲霧飄邈的山地以及部落。

 

登高眺望  卻是工業煙霧的高樓

沒了獵槍  沒了織布機  是鐵鎚  是模板

沒了歌舞  是燈紅  是酒綠

我在迷離裡  不知為何而笑 

我在迷離裡  回到山裡的家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kissfish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